刘远举:朱镕基做对了什么

西北砍王 2019-05-01 08:39172http://www.jack-wu.comadmin

1993年,当朱镕基成为政治局常委,出任第一副总理兼人民银行行长时,实际已全面接管一切经济事务。从1993年到2002年的十年间,从中国经济史来看,当可被称为朱镕基时代。

朱镕基时代的改革,既初步搭好了市场经济的框架,同时也修补了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。因而,必然的,基于历史原因和认识原因,这场改革中有很多妥协,有很多迟疑,或寄希望于将来逐步的革除,不过,这些妥协与迟疑并没有被及时的解决,并在最终,绊住了当下中国的前进步伐。

在搭建社会主义的市场框架的改革中,包括社会主义(行政权力)与市场两个部分。回顾整个朱镕基时代的改革,实际上二者是齐头并进的态势,然而在中国,行政权力对市场的作用是巨大的,在经济基础壮大的过程中,既得利益集团形成了,这很大程度上阻碍了接下来10、20年的进一步改革。

朱镕基49年以后一直做经济计划工作,对计划的相信作为方法论早已根深蒂固,但在他当政的后期,这种想法已有了了改变。不过,任期已满,“不能所有的事情都在我这里做完,做不完的事留给下一届去做”

今天的中国已经不是朱镕基时代那个刚刚再次拥抱市场的中国,从数字上看,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部分地区的收入已达中等收入国家水平,经济与社会层面皆面临升级和转型。但是,转型的种子只有在前10年、前20年种下,如今才会在合适的环境下发芽。转型的种子,从某种程度上看,就是企业的效率与利润积累、社会财富和资源的增长。遗憾的是,这种积累与增长,在很大程度上,已经被转移、消耗于国进民退的繁荣景象之中。

一、“软着陆”——理顺行政与市场

在公有制的经济基础与向上负责的政治结构下,地方政府寻求高速经济增长,是改革开放以来的一个重要特征。经历了90年代初短暂的政治、经济寒冬之后,1992年的邓小平南巡,再次狠狠的刺激了经济——“发展就是硬道理”被各地简单化为政治背书。

1992年,经济形势可谓风调雨顺,农业连续几年丰收,改革速度猛增。工业发展速度加快,财政收入增加,进出口贸易也持续增长。当年的国民生产总值增速为12.8%,这一数字在1993年第一季度上扬到了15.1%。

不但经济加速,开放的力度也加大了。浦东、海南、以及一些沿江、沿边,省会城市加入了对外开放的行列。金融、保险、旅游、零售领域也逐渐打开,老百姓第一次见识到了电视剧中“阿信”办的超级市场。

价格改革已经迈出了较大的步伐,逐渐转向市场定价。国家管理的生产资料价格由1991年底的737种,锐减到89种。取消了钢材、原油的计划外限价,提高了煤炭、天然气、铁路运输价格,16个省市进行了放开粮食价格的试点。合理的要素价格,对理顺价格关系,抑制过快的投资冲动,发展基础产业,调整产业结构都有很大的作用。但在另一方面,却会推动物价上涨。截止到1995年为止,能源、交通、原材料提价的总金额达到2000多亿。

在这些因素作用下,居民消费价格指数突破10%,其中35个大城市高致17%。物价的滞后效应在1994年完全释放出来,当年价格指数达到了惊人的24.1%。面对通胀,人们开始寻求保值办法,对国库券的需求降低,人们开始抢购黄金,外汇。同时,由于进口需求猛增,外贸出口不理想,在外汇调剂市场上,人民币大幅度贬值。

有效需求不足、投资过热、货币供应增加,物价上涨同时存在。有外媒认为,中国将进入繁荣之后的下降周期。软着陆的历史任务横在了中国人的面前。

早在全国人大七届五次会议上,朱镕基就明确表态加工项目过热,强调经济结构的调整,指出邓小平的“尽可能搞快点”后面跟随的是“讲效益,讲质量,搞外向型经济”;“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”后面跟随的是“不是鼓励不切实际的高速,还是要扎扎实实,讲求效益,稳步协调地发展”。

这番讲话为朱镕基带来了不小的压力,有人认为他和邓小平唱反调。幸运的是,邓小平看过发言稿后,对这个他认为“懂经济的年轻人”给予了及时的支持,把讲话转发到各地区、部门。江泽民也在其上批示“有内容、有重点、有分析、有办法,抓住了小平同志最近重要讲话的精神实质,使人很开脑筋,值得一读”。

十多年后,当中国再次陷入改革困境的泥潭时,不少人开始怀念这种集中权威下的改革。在那个年代,利益集团的力量还相对薄弱,老人权威尚在,核心清晰,下车伊始的“经济沙皇”背后是有力的支持,所以,宏观调控即便与地方政府追求经济发展的意愿相悖,但仍可较有效率的进行下去。必须指出的一点是,在这个过程中,作为副总理,朱镕基体现出了自己的政治担当,他不光说,更是在把自己的政治生命与政治能量投入到了具体的改革之中。

大连娱棋牌_99棋牌_星空棋牌舟山:刘远举:朱镕基做对了什么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大连娱棋牌_99棋牌_星空棋牌舟山 版权所有 备案号: